这里鱼旦🐨
文科 高三
SA 文手
很高兴认识你

ひかり(光)

一块糖
【写在前面:终于终于变成了17岁的老人家
愿望挺多 感触也不少
接下来的一年
不求充实 但不能甘于平庸
做善良而有趣的人
刚好赶上情人节发个粮
自产自销 美滋滋:-D】

日暮
已是夏末。
流火般的燥热中,渗出几分凉意。
人声伴着烛光攒动,身着淡蓝色浴衣的少女也提着纸灯笼前行,不时四处张望,眼中多了些焦急,更有些期待。
今天是夏日祭。
这个夏天,未免发生了太多事情。
所幸,她没有错过这场盛会。
桥的另一头,是她的恋人。
想到他已等候多时,她加快脚步。

月升
人潮忽然散去。
喧闹归于沉寂。
被火光照成明黄色的长桥,笼进一片漆黑。
像从梦中惊醒,薰揉了揉眼睛,却发现这番情景异样得让人害怕。
晚风骤起,手中的灯笼被吹熄,桥底波光迭起,却只散发着寒意。
“剑心,剑心。”她的呼喊越发微弱。
等等……
这桥上,还有一个人。
少年闻声,有些惊讶地转过头。
一样的红发,一样的十字伤。
所不同的是紫色瞳孔中的凛冽,
还有藏不住的倦意和愁绪。

已经多久没听过自己的名字了?
拔刀斋,人们不断提起这个称号,无不带着畏惧,或是恨意。
他带来了太多的血雨腥风,一张张天诛令飘落在古都的街头巷尾,世人皆知那是个斩人无数的杀手,却逐渐淡忘了他还尚是个懵懂少年。
看似深藏城府,却又最为单纯。
最为单纯,因而最为无情。
时至今日,他早已记不清自己失去了多少,从最初的信念,到最重要的人。
那晚他梦见师父笑着递来一壶酒,不同于往日的苦涩,更带了些醇厚和清甜。
现在补救,为时未晚。
拒绝过各种挽留,背起一把逆刃刀,漫长的流浪生涯就此开始。
回过神来,正欲按剑,才发现眼前是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。
居然是节日打扮,略施了些脂粉,墨黑长发披在肩头,配一支细簪子。水蓝色浴衣上绣着大簇的桔梗花,与清凌凌的蓝眼睛倒是很相配。
这样的一个姑娘,出现在祭典上,一定会吸引不少人的目光吧。少年暗暗想道。

“小姐怎会知道我的名字?”那人终究还是开了口。
是“我”,不是“在下”,薰心里咯噔一下,下意识退后两步。
“实……实在抱歉,”少年有些慌张,“我只是个浪人,小姐不必担心……”
看着眼前略显稚嫩的剑心,小薰忽然像是卸下重负那样的,笑出了声。
“您来找我,是有什么事么?”
“我……”
“受人所托?”
“这个嘛……”
“还是说,碰到了麻烦,恰巧路过这里?”
“……算是吧!”
“风这样大,小姐只穿着浴衣,会着凉的。况且,东京最近并不太平呢。”浪人早已习惯了沉默以对,却不得不在女孩面前放轻声调,权当是劝慰,“快入夜了,不如找户人家投宿,明早再赶路吧。”
薰抬头望去,果真像他说的那样,一抹银白早已悬在半空,耳边不时传来呐喊声和打斗声,想是不远处有了些动乱。想起儿时的市井乱象,她不由得咬紧了嘴唇。
少年似是看出了她的不安,忙接话道:“我在桥边的道场借住过三两天,常住在那的只道场主和他的孩子——是个小姑娘,只有这么高——”他比了比腰间的位置,“和您一样的黑头发,蓝眼睛,一家人说话待人好生和气,一定会收留您的。”
“道场???”
“过了这桥,向右拐便是了。主人一家姓……”
“神谷对不对?”
“看来小姐早有耳闻呢!我早些时日辞别,小姑娘还差点哭了一场,说是没人陪着捉萤火虫,舍不得我离开。小姐到了道场,还请多些照顾她,可别再让小薰哭鼻子了。”浪人弯了弯嘴角,总算是露出了一个与年龄相称的笑。
“那……多谢了。”薰明白了些什么,正想继续赶路,却被少年扯了扯衣角。

火折子摩擦发出细小声响,原本在风中无力摇晃着的灯笼渐渐盈满了暖黄色的火光。剑心低下头,轻轻说着:
“许久之前,我也曾在漆黑的巷子里走过。那位姑娘总说一个人走在长夜里会冷,夜夜都点上灯笼候在门边。在外头尝尽大风大雪的滋味,见到灯光,心里像是有块大石头落了下来那样,想着前面就是家了。”
他没有再说下去,深深的十字伤,在月光下越发显得殷红。
薰深吸一口气,握住少年的手。
“逝者已逝,故而生者应当更加顽强。既然选择了用剑救人,还请你继续勇敢地走下去。未来的日子里,会有更多的幸福在等待着你。”
“我……”
“答应我,好不好?”
“……嗯。”
“那么,流浪人先生,别后珍重。”
“再见了。”少年的瞳孔中多了些明朗。
“一定会再见的!”小薰挥了挥手,向月色中走去。

夜明
熙熙攘攘的游人中,这个身着红衣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。
却又那么温柔而坚定。
他开始回想起近些日子的事情。
人诛计划终被摧毁,惠和左之助选择了暂别东京,神谷道场有了新的门生,弥彦更是帮了不少忙。
他说想看小薰穿浴衣的样子,便以此为由邀她同去参加夏日祭。邻里的人们,尤其是妙,半是调侃,半是祝愿地感叹两人的装扮确实般配。小薰听后总是红了脸,而他却只是揉揉她的长发,问她想要捞几条金鱼。
灯光照亮了本应沉寂的黑夜,一切都变得鲜活且明亮起来。
提纸灯笼的少女脸颊上透着粉红,眼中像是有星星似的,向他奔来。

【第一次写甜文 平时写惯了玻璃渣 开始有点方 到后来莫名越写越顺手?】
【拔巴的刀 适可而止吧 尽力用简短的文字写出哀而不伤的感情 功底还是不够扎实qwq】
【小薰真是穿过去又穿回来了 过程并不长 不能让剑桑等太久啊233 写这篇文的时候想到了千与千寻的情节呢】
【拔薰 准确说是小剑桑和薰的互动实在是让人头疼_(:з)∠)_想了很久他们俩会以什么方式相处 结果就如你所见了】
【本人沉迷捞金鱼,于是乎顺便带了进去 剑薰小两口大概是想捞几条就能捞到几条的那种吧】

评论(2)
热度(16)

© 鱼旦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