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鱼旦🐨
文科 高三
SA 文手
很高兴认识你

枫(一块可以食用的小甜饼)


  秋至。
  天空被夕阳沁红的时刻越来越早,草边的点点萤火匿去了踪迹。
  薰并不喜欢秋天。日历越撕越薄,身上的衣物却日渐厚重了起来。没有了蝉鸣和萤火,连溪水都变得冰冷,这样的光景,确实有些沉闷。
  她模糊地记得,数十年前的秋天,父亲告诉她母亲去了很远的地方,没有原因,没有期限。
  母亲最爱枫叶,每当山林染成一片茫茫绯红的时候,一家子人总要前去赏枫。年幼的薰对母亲突然离世并没有概念,而在一次次要求找回妈妈的哭闹后,父亲递给她一片小小的枫叶。
  “妈妈一直都陪着小薰,你瞧这片叶子,就是她从远方送来的信呀。”
  她似懂非懂,将这封无字信悄悄收进匣子,却只见它一天天枯黄下去,失掉了火烧般的色泽。
  她早早知晓永远是个遥不可及的梦,却在那天几乎是喊出了自己的心意。
  真是奇怪,那浪人曾说剑术是杀人术,却愿意相信她天真的梦话;他又说世上何曾有不变之物,却并未否定她永不分离的希冀。或许人生本该如此,岁月如流卷去锐意与炽热,却总能留住真挚和期盼。它掀起一层层波澜,却又重归于柔软和平静。
  道场里因增加了门生而变得热闹起来,剑心却担心薰因此累坏了身体,见秋叶泛红,便打算带她登山,权当是散心。
  可惜秋寒如虎,平日里活泼如小麻雀的道场主还是病倒了。
  “薰殿总是急着教课,人这样大了也学不会添衣服,不熬出病才奇怪呢。”剑心熬好一大碗黑糊糊的汤药端来床前。这下可好,薰能闻到每一根绯发上全是苦涩的气味,不忍皱了皱眉头。
  “近日一直忙碌,这次的风寒,也足够让你睡个好觉了。”
   面对剑心不轻不重,更像是开玩笑般的数落,薰多少有些不服气,可也只有咕哝着将药灌进嘴里。
  “好了!”像是过去了大半天,她总算将空空的碗塞回剑心手中,“今天……嗯……今天……”少女的眼神忽的明亮起来,像是倒映一池春水般,泛着叫人极难以拒绝的光芒。
  “怎么?”
  “可以和剑心一起出门呢,对不……对……”
  绯发人只是静静笑着,没有回应。
  “今天可是我们约好去看枫叶的日子啊……”薰一下子坐直了身子,有些底气不足地请求着。
   “下床走动倒是件好事,不过,要是到那——座山上去,”他拍了拍被子,“在下是绝对,不会,允许的。”
  正如他所想,少女果然鼓起了嘴:“好,好。我把药喝了,也不会偷偷跑出道场玩儿了。快忙活去吧,和我长久待着,小心你也随我生起病来,倒将下去,可就没有人煮药给你吃啦。”
   “在下这就去,薰殿可别忘记了吃饭。”
  即便已经想出了打趣小丫头的话,剑心还是强忍笑意离开了和室。想到往后还会有许多这样的日子,一颗沉寂已久的心忽然轻轻飘起,染上几分雀跃和暖意。
   弥彦正在打扫,见他预备出门,便压低声音问:“薰怎样?”
   “看上去已经恢复得不错了,一个劲吵着要登山……”房里冷不丁传来两声咳嗽,剑心也下意识地放轻了声调。
   “我说这家伙,”少年撇了撇嘴,“明明才刚退烧,还要逞强去教课。昨日夜里一直嗽个不停,过了三更方才睡下。”
   剑心看着少年的黑眼圈,半是心疼半是无奈地拍拍他的肩膀:“也真是辛苦你了。不如,今晚在在下房里歇息?”
   “那,薰她……”
   “由在下来照顾就好。”
   “?????”
   “在下且出一趟门,午饭已经备过,到时热一热便是。”剑心抄起行囊就向街市走去,留下弥彦懵懵地回想着刚才的对话。

    (五分钟后)
    弥彦:“!!!!!”
    (又五分钟后)
    “我是不是该告诉阿薰……
    “可是说出来似乎不大好……
    “不如以后干脆就让他们一直这样吧……”

  “天都黑了,剑心怎么还不回来?”弥彦望望路上渐渐稀疏的行人,略有不满地嚼着最后一块煎糊了的带鱼。
   “这可是你做出来的饭,我还没来得及喊饿呢,”薰挑一挑眉,“何况他毕竟是浪人啊,出远门再正常不过,用不着操心。”
   “某人嘴上不饶人,心里却不知道有多着急,”少年并没有气恼,反倒是笑眯眯地收起碗筷,“对不对,阿薰?”
   薰正要回嘴,只听弥彦在外道:“剑心,你总算到了!”
   那人脸上挂了几分疲惫,却掩藏不住欣喜和牵挂,左手是个白白胖胖的大萝卜,右手是一袋子铜锣烧——嗯,是红豆馅,师徒俩最喜欢的味道。
   “薰殿在吗?”听到他的问候,她急忙溜回房间裹上被子躺下,嘴里还咕哝着:“不在不在,薰殿早早就上山玩去了,现在还没回来呢。”
   吱呀一声,纸门忽的打开,是剑心抱了被褥猫似的踱进来。
   “咦,已经睡着了?”
   “不可能,才刚吃过饭没多久,一定是跟你赌气,自己窝起来了。”虽然见不到弥彦的脸,但少女马上就想到了他此时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   “薰殿啊……”绯发青年跪坐下来,轻轻把蓝色被褥拍开,有些不安地朝身边那一大团人形的被子瞥了一眼,像是个不敢认错的小孩子。大概是因为粗心,一缕没被扎起来的长发垂到额前,眉眼弯弯还是有些像个女孩子,却蕴着只属于少年的清冽气息。薰从被子缝里头盯着他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情形,心跳也不觉漏了一拍。
    “给薰殿带了些糯米团子,嗯,还有这个……”这家伙竟然害羞起来,从衣襟里掏出一样小物什,捏进女孩故意摊开的手心里。
    薰还是没有忍住好奇,唯有带着些尴尬坐起身来瞧——那是一片枫叶。很小很小,小得就像一只从风中坠下的蝴蝶;但,它却烧成一抹夺目的绯红,活像一星火苗溜到了女孩手中。
   “这是……”多年前赏枫的光景浮现眼前,父亲提着余热未散的红薯,母亲将小小的她搂在肩头,轻哼一首首童谣。
   她做过许多次这样的梦。梦里的她变回了孩提时的模样,母亲将一头青丝束起,酒窝里,眼睛里,是溢满了的甜意。街坊们都说她面容与母亲相似,但她却清楚自己远不及母亲优雅,且温柔。薰也曾多次听父亲夸耀般的提起母亲:“能与你妈妈结为夫妻,真是莫大的幸运啊。”
   “小薰,快看,”梦中的母亲虽模糊不清,可周身却散发着柔和的光芒,她摘下一片枫叶,递到薰面前,“它就像只红色的蝴蝶,对吗?”
   薰用力点了点头,正欲伸手去抓,梦境却忽然停止,留下长夜空寂如水,还有长夜中惊醒的自己,眼前徒见四壁,身侧静无一人,手中更没有那片枫叶。
   父亲说枫叶是母亲的来信,而他则是信使。每逢深秋,父亲便送她枫叶聊以慰藉。但到后来,不仅寄信的人离她远去,就连送信者也成了一个模糊的背影,消失在她的生活里。人前的她是那样豁达而明朗,然而门前倚着的一柄竹刀,坐在父亲肩头把玩竹蜻蜓的孩童,一盘刚出炉的蛋糕,却足以让她在深夜偷偷捂着被子,啜泣良久,又陷入沉默。
   “在下进山拾的,薰殿喜欢吗?”剑心的声音是一只无形手,猛地将她拉回现实中去。一句“喜欢”还未出口,眼中一股热泉却不住奔涌而出,竟要将那份细小的惊喜全部吞噬掉。
   啪嗒。
   啪嗒。
   浅色棉被一下子晕成了深蓝,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抽噎。父亲自母亲逝世后便不允许她在人前流眼泪,但一如既往地,在剑心面前掩饰自己的心情,实在是太难了。
   剑心不免有些慌乱,只听着女孩断续地低语。他曾得知薰的母亲是个温婉女子,却嫁入习武人家,生下女儿后仍不失雅兴,常常带着一家子人进山赏秋景。想到这里,他已猜到了七八分,却耐住性子没有多问,只是伸出手来,轻轻拥住了少女。
   “剑心……剑……”若是在平时,薰必定会满面羞赧,不愿在他怀中多停留一刻,可现在的她早已淡忘了一切,只想他继续留在身边,“心太……”薰自是极少唤起他的幼名,剑心抽了抽嘴角,让她离自己又近了些。手中乌黑发丝早已汗湿,而她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确是让剑心止不住心疼。
   “你不要走,好不好?”她抬起泛红的双眼,含含糊糊地问道。
   他愕然,突然想起奔赴京都前她的无助。那天的薰并没有挽留,也没有叮嘱,只是目送着他离开。他猜不到,也不敢猜她有什么样的思绪。
   “在下就在这里,不会离开薰殿了。”
   他曾经设想过要在怎样的情形下说出这句话,却总是欲言又止。此刻,他下意识的脱口而出,将从前的一切顾虑和犹豫击成了粉末。
   少女勉强止住了泪水,咧开嘴朝剑心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。他不免有些羞惭,而她却小猫似的环住他的腰,倚在他肩头,十足粘人。
   绯村先生还是努力地说服了自己,大着胆子蹭了蹭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   诶,是红豆团子一样的味道。要不是薰风寒未退需要照顾,他的举动恐怕就不止于此了。
   “时候不早,薰殿应该休息了。”他小心挪开,紫瞳还是不住地向女孩瞥去。
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在下不看!”他急忙解释,卷过被子捂住大半张脸,简直像只笨拙的小怪物。
   她终于没忍住,噗嗤笑了出声。更上寝衣,吹熄火烛,钻进被窝,正欲合眼,又忽然想起了什么。
   生怕被那人察觉,她窸窣着探出头,细细摸索,算是安心进入了梦境。
   是那样的梦境。绯发人与她执手,穿过河海山川,来到一片枫林,将其中殷红的一叶放在她的手心。
   长夜依旧寂静,偶尔可听见两人匀净的呼吸。
   他们应该在做同一个梦吧?
   枕上的红叶这样想道。

【写出了一大碗的狗粮】
【等等好像 这次也有刀】
【看过鬼畜之后 就特别想写掀起波澜】
【关于神谷太太的人设 似乎没有经过什么犹豫就写出来了?温婉人妻什么的 和薰殿有些反差萌呢】
【但是小两口的相处方式 真是太难写了 写写删删好多次】
【还没有见过红色的枫叶 权当是满足一下想象叭】
【大萝北!铜锣烧!糯米团!赞美人夫绯村先生!】

彩蛋:翌日。
神谷小姐起得很早,揉揉眼睛,旁边的人还在。
剑心意外地没有醒来,也很意外地摆出了超级差的睡相。胳膊啊腿啊全都离开了床单。
他大概是和薰做了同样的梦吧。
但是两人的举动好像有点不同呢……
薰没有多想,帮他掖好被子,偷偷出门。
走进院里,刚好碰见弥彦。
这小子,连打水都背着竹刀,确实是越来越认真了。
等等,为什么他笑得这么开心啊!
“阿薰我跟你讲吼”
“前几天邻居家的荻尾先生想邀剑心游园”
“然后他说:‘实在抱歉,在下家里有人要照顾”
“所以呢?”
“过不了几个月,剑心就会这样回复:‘实在抱歉,在下念及家中内人厨艺不精,还是留下做饭好了”
“喂!”
【最近经常在听沈以诚的椿 写完之后感觉情节莫名和歌词很搭 怕是潜移默化233喜欢小哥的声音】
【路人的名字来源于砂糖新剧 迷妹本妹】

评论(9)
热度(15)

© 鱼旦啊 | Powered by LOFTER